中国资源新闻网 > 开发

春末莴苣香

发布时间:2021-05-17 17:33:28来源: 常州日报
  

  春末夏初,农村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,每到此时,母亲总抱怨地里没有什么菜可以吃了。是的,这段时间大蒜已老,白菜亦已开花,辣椒和茄子刚刚种下,地里可供选食的蔬菜并不多。但也不是完全没有,莴苣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记得莴苣应该是在年前栽下的。我家栽种莴苣一般选最肥沃的土地,因为莴苣生长需要许多肥料,否则就会长得细长干瘦。栽种莴苣时,父亲将自留地翻开晒干,然后松土施足底肥,一垄垄地做好。母亲则挎着菜篮栽好幼苗,我提个小桶浇上水,莴苣便栽种完成。

  莴苣的幼苗生长缓慢,隆冬之时,一场大雪会将它们彻底覆盖,我总担心莴苣苗会冻死,父亲却不以为然地说:“大雪可以冻死害虫,来年莴苣才能长得肥壮。那些被大雪冻死的幼苗是没有生命力的,即使活过隆冬,开春也长不出大的莴苣。”父亲的话我深信不疑。看来,莴苣的生长,也与人一样,需要经过考验和磨练。

  春暖花开的时候,莴苣苗便开始窜高,茎部逐渐鼓胀,这个时候,母亲便指挥着我们姐弟几个给莴苣除草、松土、施肥,如此,莴苣会长得更快,更为壮硕。给莴苣松土必须小心翼翼,不能碰断莴苣的根茎,否则的话,莴苣便不幸夭折了。松土的活不算很累,间或,可以直起腰欣赏阳春三月的田野风光,金黄的油菜花铺满四野,麦苗青翠一片,正忙着拔节抽穗。偶尔,远处传来几声布谷鸟的叫声,深沉而又辽远,似乎告诉人们,播种的季节即将来临,该收拾好懒散的心情,准备耕耘播种了。

  随着天气越来越暖,到菜花落尽,菜籽结满的时候,莴苣就可以收割了。长好的莴苣大概有四五十公分高,收割时通常带把镰刀,割上三五棵,晚上就够做上一两盘菜肴了。割下莴苣回家,将茎边老叶撕下,黄叶直接扔掉,翠绿的边叶可以喂鹅喂猪。莴苣顶端的嫩叶也可以焯水切碎,码盐后放点麻油,做个凉拌莴苣叶,味道也不错,可以用来搭早饭。十五岁那年,我在河口中学读初三,因住校学习,家里带去的熟菜不到两天就吃光了,好心的食堂师傅做些凉拌莴苣叶,免费送给我们吃,我至今念念不忘。

  莴苣的烧法比较多,可以切丝凉拌搭酒,那是父亲的最爱,我并不喜欢。小时候,最喜欢的莴苣烧肉,莴苣切块后拌着猪肉红烧,然后放入饭锅蒸烂,下饭最好了。刚出锅的莴苣通常有股清香,特别诱人,据说那是本莴苣的香味,而大棚里生长的莴苣,虽然冬天就可吃了,但却没有这种香味。看来,“什么季节吃什么菜”这句话是有道理的,人学会适时而动,顺天应时。

  莴苣可以切片,色彩翠绿,爽口润滑。也可以切丝,但那必须下功夫,好的厨师切的莴苣细如银丝,长短如一,炒好后摆盘中就像艺术品,但这种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”的做法,那是美食家的追求,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了。

  随着大棚种植技术的普及,现在我们能一年四季吃上莴苣,不像小时候只能在春末夏初之时才能品尝。特别是在隆冬之时,外面大雪纷飞,躲在家里煨个羊肉火锅,放些莴苣,那火锅里红绿相间,香味扑鼻,用来御寒最恰当不过了。

  莴苣大概到四月中旬就老了,地里吃不完的莴苣,母亲一般会送到集市去卖。卖不完的莴苣就焯水切片,放在水泥地上或匾里晒干,干莴苣储存方便,一直可以吃到来年。嫩的莴苣制作成酱莴苣,可以用来搭粥。夏天的早晨,煨锅清淡的白粥,就着香脆的酱莴苣,嘴里吃得“嘎嘣嘎嘣”响,日子便如音乐般欢快。

  如今又到了吃莴苣的季节,大姐送给我一大袋自家种的莴苣,看着那碧绿鲜嫩的莴苣,我想,晚饭该来盘清炒莴苣,品尝那春末莴苣的清香了。

(责编: aomi)

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资源新闻网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中国资源新闻网所有。任何媒体转载、摘编、引用,须注明来源中国资源新闻网和署著作者名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